长江商报记者 李顺

  国内最大的钴产品供应商华友钴业加速布局新能源锂电材料产业链。

  5月23日,华友钴业公布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含发行费用)不超过62.50亿元,主要用于高镍型动力电池用三元前驱体材料项目。

  三元前驱体材料市场广阔,2019年全球三元前驱体材料出货量33.4万吨,同比增长45.2%,而机构预计未来六年还将增长4倍。今年一季度,华友钴业三元前驱体销量同比增长51%,供不应求。

  募资62亿新建高镍型动力电池项目

  华友钴业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拟募集资金总额(含发行费用)不超过62.50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募集资金净额将用于年产4.5万吨镍金属量高冰镍项目、年产5万吨高镍型动力电池用三元前驱体材料项目、华友总部研究院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拟分别投入30亿元、13亿元、3亿元、16.50亿元。

  截至目前,华友钴业已投产和在建三元前驱体产能合计10万吨/年,未来三年,公司规划将全资拥有的三元前驱体产能提升至15万吨/年以上,合资建设的三元前驱体产能提升至13万吨/年以上,其中所需的镍金属量将超过10万吨/年。并且华友钴业除了自有三元前驱体业务以外,还进入到LG化学、SK、宁德时代比亚迪等全球头部动力电池的核心产业链。、

  据机构预期,三元正极材料未来的市场空间广阔。GGII预计,2025年全球三元正极材料出货量将达150万吨,三元前驱体出货量将达148万吨,分别为2019年的4.37倍和4.43倍。

  今年一季度华友钴业三元前驱体销量同比增长51%,根据公司下游客户的产能扩张计划及预计订单增量分析,公司现有前驱体材料产能难以满足下游客户的未来需求,亟待扩充产能。同时,华友钴业称,从三元材料发展趋势来看,高镍化是进一步提升能量密度和续航里程、降低电池成本的必然途径。

  在此背景下,公司拟募资新建镍高镍型动力电池用三元前驱体材料项目。华友钴业拟在印度尼西亚合资建设年产4.5万吨镍金属量高冰镍项目,保障上游镍资源的稳定供给,降低生产成本,为动力电池用三元前驱体材料项目提供资源。

  加速布局新能源锂电材料产业链

  2017年三元正极材料替代磷酸铁锂,成为国内占比最大的锂电池正极材料。近来特斯拉计划采购硫酸铁锂的消息不断,一度在新能源汽车供应方面沉寂两年多的硫酸铁锂由于价格成本优势重新受到新能源汽车厂商的青睐。今年3月,硫酸铁锂电池材料龙头供应商德方纳米拟募资10亿扩产,其重要客户便是宁德时代。除此以外,石墨烯电池研发也不断曝出新进展,新能源电池发展出现多个方向。

  不过目前锰酸锂、钴酸锂、磷酸铁锂和三元动力电池仍是动力电池主流。三元材料在动力电池的市场占比持续提升,从2015年的28%提升至2019年的60%。根据CRU的研究报告,到2030年,整个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对钴的年需求量将超过30万吨,对镍的年需求量将超过110万吨。

  除了更高的性能,锂电池材料价格成本是新能源汽车厂商考量的重要因素,这对一直身为材料供应商的华友钴业影响较大。

  华友钴业是中国最大的钴产品供应商,产能规模位居世界前列,去年公司共销售钴产品2.47万吨,较上年同期增长约13.14%;根据安泰科数据,2019年全球钴消费约为13.4万吨,公司钴产品销量约占全球消费量的18%。不过看到动力电池高镍化的趋势,华友钴业已加紧脚步,布局新能源锂电材料产业链,力争成为全球新能源锂电材料领导者。

  此前两年多,华友钴业对三元电池材料中的锂、镍早有布局。2017年,公司认购澳大利亚上市公司AVZ股份,开始布局锂资源。2018年,公司启动与青山钢铁集团合作的印尼年产6万吨镍金属量氢氧化镍钴湿法冶炼项目,随着未来华友衢州“年产3万吨(金属量)高纯三元动力电池级硫酸镍项目”的建成,三元前驱体的硫酸镍原料将得到稳定的供应,为公司向新能源锂电材料转型升级奠定原料供应基础。

  转型的快慢将影响公司锂电材料的成本以及行业的市占率优势地位。根据SNE Research 数据,2019年全球前十动力电池企业出货量为101.3GWh,占全球动力电池出货量的86.9%,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升。伴随着下游龙头企业的快速扩张,作为上游材料端龙头供应商的华友钴业唯有紧跟电池厂商步伐扩产,才能继续在规模和成本上保持优势。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马秋菊 SF186

  近期, Posted on

  近期,宁德时代疑似与比亚迪就三元锂电池安全性问题在微博开“撕”。事情起因于比亚迪在3月份刀片电池发布会上对三元锂电池安全性的质疑。

  发布会上,比亚迪展示了普通三元锂电池,磷酸铁锂电池和比亚迪刀片磷酸铁锂电池电芯分别进行针刺破坏实验的对比视频,结果只有比亚迪的刀片电池既未见明火,也未见烟产生,而其他电池测试结果不堪,以此证明刀片电池的安全性。

  于是在5月份宁德时代业绩说明会上,宁德时代表示动力电池技术的创新分为结构创新和电化学体系的创新,比亚迪的刀片电池属于CTP电池包创新概念的一种,而公司早在2016年便实现量产该电池,且已经选择并量产CTP结构创新中最优的几种。

  此外,针对比亚迪进行的电池针刺试验,宁德时代在5月22日、23日接连发布两则实验视频,表示自己早已掌握三元锂电池通过针刺测试的技术,却不能将其视为电池安全的证明。视频内容疑似回应比亚迪在刀片电池发布会上对三元锂电池的质疑。

  值得注意的是,之后的5月24日,认证为比亚迪某高管在微博指出,刀片电池自3月底发布至今,也只是客观地讲述各种电池的品类特性和优点劣势,三元电池不安全等,这些都是行业共识和常识,没有提谁,也从未针对过谁!但不知为何,近期被弄的这么针对?

  今日,宁德时代再次发声,针对电池安全性问题,针刺是否通过早已不重要,关键要看单体热失控后,系统是否可以控制热失控的蔓延,这为各类电池的安全应用设定了基本门槛。

  具体来看,早前我国受邀作为副主席国家,主导了电动汽车安全全球技术法规(UN GTR 20)中的动力电池部分,因此近两年我国制定的GB 38031标准与UN GTR20同步,规则内容充分协调、全面接轨,技术内容也更加科学合理。

  不过,单体针刺测试作为独立项目,在该标准中被正式取消,仅作为单体热失控的触发条件,要求电池单体发生热失控后,电池系统在5分钟内不起火不爆炸,为乘员预留安全逃生时间。也就意味着针刺是否通过已不重要了。

  值得注意的是,宁德时代还发布了2017年公司三元电池的针刺试验报道,电池实现了不起火、不爆炸,且温度只有35.1℃。

  不过公司表示,该报告只是应欧洲某车企要求而进行的,并没有把针刺方案量产主要原因在于两方面:首先,国外整车厂对于整车安全的共识已由单体安全转向系统安全,因此,公司把重点放在了电池的整体安全上,包括电池的单体设计、系统集成、动态监控和系统防护等;其次,从技术上说,电池包层面有更优化的安全解决方案,单体电池针刺测试的实际需求已不复存在。(实习生 肖桫)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志杰